您的位置:365医学网 >> 学术文章 >> 正文

2016-2017年心脏标志物领域的新发现成果丰硕
作者:张真路[1] 
单位: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1]  
文章号:W126149  
2018/1/23 16:01:03    
文字大。

  2016-2017年心脏标志物领域研究成果丰硕,更确切的讲:我们非常熟悉的心脏生物标志物,如肌钙蛋白和BNP/NT-proBNP又有了许多新发现及相关应用目标方向更加明确。

  2016-2017年心脏标志物领域研究成果丰硕,更确切的讲:我们非常熟悉的心脏生物标志物,如肌钙蛋白和BNP/NT-proBNP又有了许多新发现及相关应用目标方向更加明确。


  关于高敏肌钙蛋白(hs-cTn): 2017年FDA终于批准了某一品牌在美国的临床应用,但并不同意使用“高敏肌钙蛋白,(“high-sensitivity” assay)”,而是“新一代,(“next-generation” assay)”,其目的是要避免诱导临床形成这一概念,即检测能力改变一定会改善诊断准确性!美国的总体评价是:期盼已久、问题重重!但由于美国有5年多的针对性的研究接纳准备阶段,他们做了大量的前期研究、教育工作。在CAP TODAY 2017 11月和12月刊的头版头条都刊登文章,其文章标题非常有意思,分别是:“新一代肌钙蛋白已到大门口,马上要进入临床实验室”;“面对新一代肌钙蛋白的临床应用,是恐惧,还是希望!” 邀请检验与相关临床专家讨论将面临的问题及形成共识,文章在显著的位置引用Allan Jaffe的话:Rule-outs是安全的,Rule-ins也是安全有保障的,但关键是要教育使用者如何正确使用! “如何正确使用是关键”,相信他们很快会进入佳境。


  反观中国国内,由于临床对肌钙蛋白的重视程度在不断提高,现在越来越多的医院在开展肌钙蛋白检测,当然相关试剂厂商“功不可没”。这一“繁荣”背后有许多问题值得我们深思!简单用两个词来形容我们目前的现状是:“被高敏”和“混乱”!为什么是“被高敏”?我们2000年几乎与欧洲同步使用相关试剂厂商的“高敏肌钙蛋白”,但我们的使用是被动的,是没有深刻理会的应用,有“鹦鹉学舌”或“大材小用”之嫌,即要么老外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或把高敏当普通肌钙用,把其组合到“心肌酶谱”中,或cutoff提高到第99百分位值的10倍,目的是要少找心内科的麻烦;或抱怨“太敏感”,不要“高敏肌钙蛋白”等等。关于“混乱”,即由于大量厂家的POCT肌钙蛋白检测进入临床应用。POCT快速、方便这是不争的事实,但其在肌钙蛋白临床应用方面的“短板”有二。其一,检测的敏感性不够,许多需要3-6小时,甚至更长时间间隔的再次检测,会耽误及时的诊断与治疗;其二是检测结果的稳定性不够,不能时刻保证结果的一致性,特别的低值处。所以,造成贻误病情的“悲剧”层出不穷。关于POCT临床应用的标准只有一个,即要使患者获益最大化!即根据循证医学标准来判断检验结果要快到什么程度?20分钟内必须出结果的根据是什么?还有医院实验室的条件是否能24小时,一周7天能随时满足临床检测要求。当然,肌钙蛋白检测试剂的质量方面问题就更多了,在此就不一赘述。一句话:此肌钙,非彼肌钙!我们不能被厂商牵着鼻子走!


  关于NP家族:BNP/NT-proBNP临床应用已有15年的历史,已成为HF诊断及预后判断的生物标志物“金标准”!但15年也累及了许多“困惑”。如不同BNP检测平台有多大差异?NT-proBNP检测平台一致性就没问题?血循环中只有BNP或NT-proBNP?proBNP进一步分解受多少关键环节影响?血循环中还有proBNP? proBNP对BNP/NT-proBNP检测有交叉干扰?检测的BNP只是BNP1-32?还有什么?(BNP3-32;4-32;5-32;7-32 …… ),谁与急慢性HF及预后最相关?造成“BNP悖论” 的原因?什么是糖基化proBNP/NT-proBNP?对目前的检测方法有什么影响?哪些病情情况下更易引发糖基化?注射外源性BNP真有效?Entresto疗效判断?(其药性,药效,NP生物利用度如何判断?)等等!针对上述困惑,2015-2017有许多文章在答疑解惑(详见张真路述评文章. 重新认识利钠肽家族的临床意义[J]. 中华检验医学杂志, 2017, 40(6):414-416. )。


  关于新生物标志物:请临床关注sST2,其有望成为HF的“金标准”,是“HbA1c fo r heart failure”。因为其血中浓度的升高意味着inflammation,fibrosis和wall stress三个方面,可“立体”评估患者心衰病情,而BNP只涉及到HF病理生理学的单一通道,即myocardial stretch。


  总之,心力衰竭生物标志物的发展及认识过程已经历两个阶段(4个层级),即从第一阶段的关注分析性能和诊断精确,过渡到第二阶段的关注治疗有效性/预后判断,最终目的是biomarker-guided therapy。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http://www.365nao.com
作者简介
张真路
单位: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
简介:  湖北省检验学会委员、《中华检验医学杂志》编审专家。从事临床检验、病理诊断20余年。具有丰富的实验
进入作者主页
该作者其他相关文章
免责条款隐私保护版权声明365医学网招聘RSS订阅投稿校园招聘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010-51955890 editor@365yixue.com
心血管网 版权所有©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3-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