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医学网 >> 专家访谈 >> 正文

姜宏专访:从证据去证实 DCB给下肢疾病患者带来新的希望
作者:365编辑[1] 
单位:365医学网[1]  
文章号:W125465  
2017/12/21 17:36:37    
文字大。

  365医学网:姜教授您好,感谢您在CEC期间接受我们的专访,现在外周药物涂层球囊在临床治疗上已经有了很多的应用,且效果也比传统的疗法有了明显进步。那么DCB与支架在您中心选择时有什么新的观点呢?   姜宏教授:在疾病治疗方面,过去PAD的治疗技术达不到治疗的期望,所以催生了以DCB技术为代表的创新。下肢缺血性疾病治疗最早的治疗方式是搭桥,真正转变到腔内治疗也就是近20多年的事情。

  365医学网:姜教授您好,感谢您在CEC期间接受我们的专访,现在外周药物涂层球囊在临床治疗上已经有了很多的应用,且效果也比传统的疗法有了明显进步。那么DCB与支架在您中心选择时有什么新的观点呢?


  姜宏教授:在疾病治疗方面,过去PAD的治疗技术达不到治疗的期望,所以催生了以DCB技术为代表的创新。下肢缺血性疾病治疗最早的治疗方式是搭桥,真正转变到腔内治疗也就是近20多年的事情。实际上,我们从过去普通球囊导管到现在的支架,其实一直都存在着一些问题,比如远期通畅率较低。对于支架,我们讲生物的相融性,再好的材料,从金属材料不锈钢,再到镍钛等等,都不可能达到100%的相融性。另外,任何材料都会存在疲劳性。即使能用10万次、1亿次,但经过长时间的使用早晚会变形或者折断。为了能够解决此类问题,大家就开始思考怎样能做到无异物的介入干预,且获得更好的通畅率。所以,我认为药涂球囊的到来确实给下肢缺血性疾病患者带来了新的希望。


  随着国内自主创新脚步的加快,先瑞达公司率先研发出了我国第一款药涂球囊,并且于2016年成功上市。据了解,目前药涂球囊在我国临床上已有一万例的使用量。我们中心一直在期待药涂球囊时代的到来。从数据上看,一年内已有160多例病人,经过随访发现结果还是非常乐观的。但是因为观察时间还比较短,所以希望用两年或两年以上的数据来证明这是革命性的、划时代的创新产品。


  365医学网:那么对于长段CTO病变来说,应该怎样选择支架和外周药物涂层球囊呢?


  姜宏教授:实际上真实的PAD长段病变是最多的,过去都是在使用长的支架进行治疗,容易发生再狭窄、再闭塞的情况。像短段的病变,以普通球囊进行治疗,通畅率就已经很好了,越长越困难,越具有挑战,所以才需要技术的创新。


  对于长病变,传统支架的问题是折断的多、堵的机率高。而DCB的诞生就是为了解决临床上的相关问题。在临床实践选择的时候,需要考虑到个体病人的病变情况。每位术者在专业领域里的专业知识、专业技能和专业理论是存在差异的,所以怎样能把DCB用好其实是解决长段病变的一个关键问题。


  就我中心通过DCB治疗的160例患者,后期通畅率都是很好的,支架补救率也是比较低。单纯的DCB技术能不能成为首选的、最理想的方案,主要看单纯使用DCB能否解决病变,而不用再植入支架。那么,如何避免支架的再植入呢?开通时我们会优先尝试真腔开通。真腔开通对医生的技术、材料选择等方面都是要求比较高的。用导丝从真腔里开通过去,会减少支架的补救率,再使用球囊,可以避免弹性回缩、夹层发生率变低。真腔开通成功了,也就保证了DCB的临床疗效。


  掌握DCB要理解一个理念,就是DCB本身不是直接用来血管成型的,是需要通过普通球囊将血管成型。用DCB是为了把药传递到成型的病变血管壁里面,抑制内膜增生,降低再狭窄的发生率。以往,我们支架使用大概占全部病例的25%,自从用了DCB以后,支架使用率不到2%,目前就使用两个补救支架。这个补救率是非常低的,所以说如果真正用好了DCB这个技术就会减少支架的使用率。


  对于每位术者来说理念、耐心、毅力、技巧都是关键。每件事情要做好都不容易,你需要去思考,去设计并且有所付出。除了这些还需要有时间,有毅力去做。对于长段CTO病变,使用DCB、血管准备可能需要很长时间,但如果植入支架的话,手术就很容易了,但也带来了后期再狭窄风险。DCB时代,带来新的理念是支架只作为补救性使用,必须用的时候,也是越短越好。


  365医学网:对于长段CTO病变的话,DCB也会有不同的长度去满足不同的患者的使用,是这样吗?


  姜宏教授:先瑞达公司在设计方面控制的范围很好,有30厘米长的DCB,从性价比来说给患者减少了负担,也减轻了我们国家的医保支付的负担。D型病变就用30厘米长的DCB,临床上一般30厘米的球囊就能满足大多数临床病人或者我们医生治疗的需求,剩下一小部分可能需要再增加一个。此外,除了长度还有一个直径的问题,它有不同的直径可以选择。


  当然先瑞达公司现在的球囊是国产创新的第一个球囊,主要还是针对股腘动脉,将来下一步可能要针对膝下的病变去设计研发。小腿位置的病变其实也是很常见的,特别是糖尿病病人这也是下一步需要研究探讨的以解决股腘动脉远端的问题。


  365医学网:针对ISR病变,DCB与传统治疗方案相比,在使用上有什么有优缺点呢?


  姜宏教授:ISR病变其实就是以前支架留下的后遗症,既往一般术者都不愿意碰它,主要因为ISR病人是二手活,由于支架不能移除,相对于原始病变再次治疗技术选择有限,以往常用的就是用普通球囊扩张或者联合减容技术包括激光减容、机械性减容,但实际上结果仍然不是很好,内膜增生导致再闭塞机率很高,一部分病人可能需要再次植入支架形成恶性循环。


  ISR是一个特别棘手的问题,但用DCB来治疗ISR,从国内外报道来看通畅率还是很乐观的,DCB应该是目前为止最有希望治疗ISR的一种手段。当然还得继续观察,因为医学的事情要很多的证据去证实。路漫漫其修远兮,还得一步一步的坚持,朝着这个方向一步步走下去,可能最美的结果仍在远方等待。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http://www.365nao.com
作者简介
姜宏
单位:沈阳军区总医院
简介:
进入作者主页
该作者其他相关文章
免责条款隐私保护版权声明365医学网招聘RSS订阅投稿校园招聘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010-51955890 editor@365yixue.com
心血管网 版权所有©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3-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