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医学网 >> 人文医学 >> 正文

医疗当有的共情
作者:江隆福[1] 
单位:浙江省宁波市第二医院[1]  
文章号:W125129  
2017/12/8 9:59:03    
文字大。

  再次与胡大一教授的相遇是在郑州“第十八届全国控烟学术研讨会”上,作为“中国控制吸烟协会”会长的胡教授,在2017年11月25日下午二级学会“康复与中医学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致辞中提到:“选择做医生的行业,你必须是一个好人,同时还要是一个能人,因为这个职业,它需要同情心、责任心去面对每一个饱受疾病痛苦折磨的患者。你若只有好人,不是能人,你做不了事,只能是窝囊废;但若不是好人,你能力越强,怕也很难做成好事,结果更坏。

  再次与胡大一教授的相遇是在郑州“第十八届全国控烟学术研讨会”上,作为“中国控制吸烟协会”会长的胡教授,在2017年11月25日下午二级学会“康复与中医学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致辞中提到:“选择做医生的行业,你必须是一个好人,同时还要是一个能人,因为这个职业,它需要同情心、责任心去面对每一个饱受疾病痛苦折磨的患者。你若只有好人,不是能人,你做不了事,只能是窝囊废;但若不是好人,你能力越强,怕也很难做成好事,结果更坏。做医生首先要识得同情患者,要德艺双馨,要围绕患者真实需要——身与心的需要,尽个人能力,为患者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实事,利用康复医学作为事业杠杆的支点,将患者的真实需要化为医者实实在在的处方,以处方的方式,落地并强化健康生活方式才是健康之本、重视心理健康疏导、戒烟警示、科学的运动指导以及合理的二级预防用药”。


  每次听胡教授演讲,不仅有理念,更有理念化为行动的支点与杠杆,以及指导具体医疗行为的“处方”,倡导戒烟如此,推广康复医学亦如此。从过去室上性心动过速的射频消融、心肌梗死绿色通道、循证医学理念推广、医学回归基本功,到今天的康复医学实践,胡教授创新性地提出五大处方的理念,以弥合临床医学、公共卫生、疾病预防、康复养老的现实裂隙,胡教授团队正努力借着康复医学作为支点,以实际处方作为手段,努力撬动医学模式的真正转化(从生物医学模式向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的转化)。胡教授更是身体力行,奔走呼号,“不卖牌子,也不推牌子”,只做帮扶,一位真正值得尊重与敬仰的医界好人与能人。


  医疗从业者尤其需要“好人与能人”兼备,只是,就人性而言,善恶两性俱存,如何做到扬善抑恶,既需要政府在制度设计、文化建设、民风引领以及信仰上做积极向善的引导,更需要借助教育的实施,培养并导引人性向善。教育不只是培养个体如何做事(成为能人),更在于培养个体如何做成好人,做事与做人兼备的教育理当贯穿教育的始终,而非孤立地高举什么“科学”的大旗,却忘了做人的道理,这也是教育存在当有的常识。


  尤其这不仅需要“能人”、更需要“好人”的医疗事业,在教育过程中,缺一不可,正如美国医学人文教育先驱多尼·塞尔夫所强调的:“医学教育要同时培养认知能力和情感能力。认知能力包括逻辑思维能力和批判性思维能力;情感包括对患者、同事以及对自己的同情、敏感性与共情,医生具备丰富的情感能力,使得他们能够更好地与他人进行情感上的沟通、更好地为病人提供照护”。


  人与人相交离不开同情、敏感与共情,尤其针对病弱者的相遇,更需要人性恻隐之心的深切触动。


  叙事风格的文学与影视作品,无不利用这人之皆有的恻隐、羞恶、辞让与是非之心,书写出人性生活的是是非非,借以触动现实生活中近于麻木的个体,或以为喜,或以为悲,或以为沉思难眠。


  这种借文字、演讲、情景、表演而来人间共情,实在与冷漠的现实相去甚远,冷漠凝结成了生活的冰窟,佛山的小悦悦事件,路人甲走了,路人乙又过去,终究无一人能够看到一个自己的同类惨死于车轮之下,并唤起人性里边基于同类的同情、共情与敏感。


  如果说路人终究是路人的话,医者与病痛求助者的相交,就绝非毫不关己的路人相遇,职业的选择使你已然成了这疾病故事中的角儿,共情、同情与敏感也就必须成为你职业生涯的戏。正如胡教授所言:“选择医业,你就必须得是一位同情者,得是一位好人”。


  我却不甚乐观,临床的现实毕竟笼罩了太多的人情冷漠,伴随着紧张且易碎的医患关系,使得这部本该医患共情的冷暖大戏,轻易就演砸在这冷色调的冰窟窿里,医者的高冷夯实了患者提防的堤坝。只是,又有多少人能够明了,医疗技术对人群健康仅8%的捉襟贡献,若不借着人情相互间的知冷知暧,你这医疗存在的真实“意义”究竟何在?


  医疗的好人,需要依赖医者对患者的爱来作为事业的根基,因为医疗对健康这8%的微薄贡献,实难支撑得起这百分百的医疗存在,各样医疗行为的不当与欠妥每天都在医疗的实践中上演,若不靠着爱,你如何能够遮掩得住这许多的不足。


  在这以身、心、灵俱疲患者为服务对象的医疗行业中,医患、医医、医护之间,甚至医者自己与自己之间能否形成共情、同情与敏感,注定这一行业能否真正成为患者贴心的真需要。


  医患共情,才能够建立起感同身受的医疗情怀,共情理当成为医疗实践的根基。如若患者的病痛不适、甚至生命的垂危,不能够唤起作为医者的悲悯与仁爱之心,医疗也就失去了他存在的实际意义,极端情况下的“乘人之危”,趋利而为,视患者病痛于不顾,整日流连于手术、操作,还有那以科研论文为动机的临床观察,面对患者的病痛折磨却难以唤起医者切肤的痛,你这医疗存在的价值几何?


  在全社会高歌“撸起袖子、争做匠人”当下,医疗这项针对绝大多数“病因-不明、病机-假说”的医疗行业,同一症状主诉又都潜藏着身、心、灵的不同来源,你可得“悠着点”。匠人医疗,绝不可能成为医疗的全部,因为医疗远不止于了解与掌握如何做?更需要关切的是要不要做与什么时机做?总之,针对“物”,你“撸袖子、加油干、做匠人”这大体还可以说得过去,在针对人的服务上,你必须得绅士些,得具备同情、共情与敏感的情怀。


  患者的病痛、疾苦,医者能否感知与共情,此外,家属的急、悲、苦、痛心情,医护又能否感同身受,共情理应成为医护从业者必修的情感课程。


  医学人才的培养,从招录到课程设置,再到临床实践与绩效考核,我们的情感欠债可谓空前,起初我们忘掉了医学教育必须涵盖情感能力的培养,接着我们又忘掉了情感的交流才是和谐医患关系的根基。


  先说医-医同事间的共情:上、下级医生之间,上级医生并非百科全书,上级医生查房,对一些不确定的临床所见,凭着个人的临床经验,引出一些虽说同样不确定的想法与思路,敏而好学者,理当与上级医生共情,在当今网络查询极度便利的条件之下,就当立刻打开你的手机,循着上级医生的思路、指引,导出这一不确定性的有与无,以及尚需进行什么样的检查以验证或排除这种可能。医者间共情的阻隔,常使得一些本可以更早疑诊或确诊的疾病与治疗一再拖延。


  再说医-患共情,医者在经历患者疾病、就医与诊疗故事中能否培养起感同身受的情怀,急病人所急,痛病人所痛,医-患之间,不能只是“冷暖自知”,更应充满着“冷暧共知”。病人尿了,给病人换上;查体感知到病人冷了,给病人盖好;尤其在病人病情变化加重时,定当投入十二分的努力,为患者急。如肝、肾功能急性进行性损害、胸腔积液并严重酸中毒,是容量不足?还是感染因素?心脏杂音、瓣膜赘生物、结合院外CT可疑脾梗塞,有无亚急性感染性心内膜炎(SIE)可能?总之挖空心思为患者。此外,患者心理紧张恐惧,当聊时,就坐下来跟他聊聊。


  医者自己与自己的共情,当患者病情复杂,诊断不明,治疗效果不好或病情反复时,一位识得自我共情的医者势必需要努力,针对这些个不确定,自己得给自己一份像样的交代:病情急剧变化的原因是什么?好了又发,其体内究竟存在着怎样疾病机制?抗生素:蟛∏榧又,若为SIE,疗程是否足够?针对房颤的抗凝药物,是否又会加重菌血症与赘生物栓塞的可能?自我共情,先是生出疑团,然后针对疑团,查找询问,自己给自己一个共情的交代。


  检索如此发达的互联网环境下,认知层面上自己对自己的交代,并不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你也就可以知晓个七七八八,网络背景下,为共情后的共知提供了前所未的便利,唯一的阻拦在于你是否愿意共情并共知。什么是格式链球菌?其与SIE的关系如何?SIE是否适合抗凝,一个不需要太多时间就可以确定的事,有时候,我们却在患者病情反复、生命岌岌可危,诊断、治疗束手无策的背景之下,依然木木然,不知所为。


  医者。∫桓龌钌嗟纳,一个求生的盼望,一双双无助的双眸,一个生与死的过招,你那人之皆有的怜悯与差恶之心何以能够沉睡。


  另外,上级医生跟患者与家属进行的病情沟通,作为住院经管医生,你是否也能够同样敏感地记录下这份给患者、给家属、给老师、也是给你自己的一个交代。


  关于医护共情的失丧,同一天因着一个借床患者的医护沟能,医者的出言不逊,直接导至医护关系从裂隙走向崩溃。


  医者共情能力的不济,显明了现今医学教育的失败,单重一些捉襟见肘,所谓医学认知能力的培养,严重疏忽医学情感能力的构建。


  人与人之间的共情,无非就是把人当人,一个与你一样会伤、会痛、有情、有感的人。


  共情,感同身受地行出来,真的就那么难吗?仁者人也,仁者爱人,“夫医者,非仁爱之土不可托也”。。一个人若能全然做到把人当人,也就可以称之为仁了。“无论何事,你们愿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你是人,他也是人,你的需要同样也会是他的需要。反过来,感同身受,用自己的专业知识设身处地地为患者权衡,有所为(——力所能及的医疗、重视心理、健康生活方式的倡导,用胡教授的“五大处方”为手段,弥合医疗、预防、康复与公共卫生的裂隙);有所不为(——针对一些心因性困扰的躯体化症状、一些自限性病痛、一些老化现象,医患都当学会面对,作为医者,千万不要在患者身上做得太多,医患都当共知,医疗当是一个最不得已的需要)。


  医生朋友们,你们谁要是不会生。蚴巧瞬∧阋部梢蕴沟吹吹赜靡 、手术与承受冷漠,而不会引出心理的需要,引出“有病乱求医”的没着没落,你们就坦荡荡地给用药、手术与冷漠吧。


  当然,把人当人的前提是:你得先自己把自己当人,孔子有说“修己以安人”,“修己”就是把自己当人,“安人”则是把别人当人,可见“安人”的前提在于“修己”。理性的我先要把生物性的我当作人看,同样地,生物性的我也要把理性的我当作人看。正如,我们既要尊重生物性我的物欲需要,又要限制在健康的生活方式之内;尊重生物性的我的自身不足(人手所做之事,难免有错),又要通过理性的总结,努力修正,避免再犯。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http://www.365nao.com
作者简介
江隆福
单位:浙江省宁波市第二医院
简介:现任宁波市第二医院心内科主任、皖南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浙江省医学会心电生理分会常委,浙江省宁波市医
进入作者主页
该作者其他相关文章
免责条款隐私保护版权声明365医学网招聘RSS订阅投稿校园招聘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010-51955890 editor@365yixue.com
心血管网 版权所有©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3-0035